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 刑事辩护 侵权纠纷 合同纠纷 行政诉讼 再审申诉 离婚继承 律师论文 律师文学 律师学习 律师谋略 律师摄影 律师荣誉 联系我们
????? ???侵权纠纷

打工半天高位截瘫索赔案代理纪实
吕为锟

   一、接受委托
   2004年1月14日下午莒南县朱芦镇张传俊经田某介绍到岚山某装卸公司打工,驾驶经改装的拖拉机为某钢铁公司运输钢材,当天晚上发生事故受伤造成高位截瘫。装卸公司拒付医疗费,动员田某承认雇主。田某犹豫不决,一个月后正巧发生事故死亡。装卸公司在向田某之妻厉某支付赔偿金时,迫使厉某在协议书上签字,承认了田某系张传俊的雇主,装卸公司以死者田某系雇主为由拒绝赔偿张传俊。钢铁公司以与张传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拒绝赔偿。
   装卸公司注册资金仅10万元,即使承担雇主赔偿责任,也缺乏履行能力。张传俊的老父到装卸公司下跪一天,索赔无果,获得赔偿的希望渺茫。张传俊拖欠医院巨额医疗费,再也付不起诉讼费和律师代理费。
   当张传俊委托我代理此案时,我欣然接受,不但没有收取一分钱代理费,还准备为其垫付诉讼费,向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请求装卸公司赔偿各项损失共64万余元,钢铁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二、判决和执行
   法院立案后批准缓交诉讼费至判决前。第一次开庭,装卸公司聘请的律师陈述了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一堆理由,钢铁公司聘请的律师陈述了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一堆理由。我作为张传俊及其父母、妻子、儿子的代理人,沉着应对,陈述了两被告承担责任的理由,提供相关证据和法律依据。装卸公司是不是雇主,钢铁公司是否有过错,法院没有查明,案情复杂。第二次开庭,我让田某之妻厉某出庭作证,证明田某不是雇主,厉某陈述了装卸公司在向她支付田某死亡赔偿金时胁迫她签字承认田某为张传俊的雇主的过程,泪如雨下。第三次开庭,因钢铁公司没有提供营业执照复印件,我又没有提供钢铁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法官发火了,休庭后下午再开。法庭辩论后法官通知原告于七日内交纳诉讼费1.6万余元,否则按撤诉处理。
   我向老婆索要了1.6万余元,代张传俊交纳了诉讼费。
   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二00五年十一月三十日作出民事判决书(2005)日民一初字第10号,判决装卸公司承担70%的赔偿责任共30多万元,判决钢铁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两被告均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改判其不承担责任。原告张传俊也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判决赔偿64万元。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二00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作出民事判决书(2006)鲁民一终字第138号,驳回各方上诉,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张传俊申请法院执行,从钢铁公司执行完毕。张传俊打工半天高位截瘫案终于胜诉获得赔偿。
   三、再审立案
   张传俊一家人对律师工作十分满意,感激不尽,但对二审判决结果并不满意,因为没有获得全部赔偿。张传俊继续委托我代理,争取获得全部赔偿,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请书。
   星期四下午从日照站乘火车,星期五早晨到北京站,八点赶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诉立案庭,排队,安检,填表,等待叫号,从窗口提交材料。一名女法官仔细阅读审查再审申请书等材料,她和声悦色,举止大方,象一位电影明星。
   我站在窗口外焦急地等待着。女法官一边看材料一边用亲切的语气说:“我们法院的沙发档次有点低,你凑合着用用吧。”女法官别有特色的客气话,令人心爽,难以忘怀。其实,我站在窗口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的工作,内感愧疚,立即坐在崭新的沙发上,老老实实。女法官看完了材料,说:“案情不复杂,理由也行,需要提供光盘……”
   这是我第一次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只准备了书面材料,没有准备光盘,急得脸上冒汗。我说:“我住下,下周一交光盘。”
   女法官说:“住到下周一要花不少钱的,你回去吧,我安排书记员帮你刻。”
   啊哟!女法官的话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激动得说:“谢谢!太谢谢了!”面前这位女法官的形象比电视电影中塑造的女法官的形象高大得多!
   三个月时间过去了。有一天,市中级人民法院李庭长打来询问电话:“张传俊的案子是不是你代理的?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说:“是我代理的,张传俊不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我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再审材料。”李庭长说:“最高法院来函调卷,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向你了解一下情况。”这是一个大好的消息!
   四、好事多磨
   有一天,我到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办理业务,何庭长在大厅里拦住了我。
   “你就是吕为锟?你没个数!”何庭长沉着脸,瞪着眼,高声地呵斥。
   我吓了一大跳,问:“怎么了?”
   “你能得不赖!”何庭长火冒三丈,大声指责,“你竟然敢向中央政法委上访!!!”
   我莫名其妙,从来没有遇到法官对我如此说话。问:“我何时向中央政法委上访了?哪个案子?”
   “就是莒南张传俊……”
   面对何庭长的指责,我泰然自若。我说:“我只是代理张传俊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再审申请书,没有去中央政法委上访,中央政法委办公楼在哪条路上我还不知道呢!”
    “上访人员名单中有你的名!”何庭长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走,到我办公室……”
   来到何庭长办公室,我详细介绍了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过程,特地把那位年轻貌美风度翩翩的女法官赞扬了一翻,坦诚地说明没有涉及上访,如果我涉及上访,请赶快建议司法局和律师协会进行查处。何庭长听完我的解释,终于消了火,笑咪咪地说:“我认识她,你猜猜她多大年龄了?”
   “有四十多岁。”我猜。
   “她已五十岁大多,快要退休了。她是庭长,姓包。”何庭长接着说:“你已被列入上访人员名单中,口头解释是不行的,必须提交书面材料,逐级上报。”
   我特地提交《关于吕为锟律师代理张传俊申请再审案的说明》,把事情经过写明白了,从此何庭长没有再找我的麻烦。
   找麻烦的人还有。
   几个月后我正在北京出差,钱庭长给我打来电话:“马上回来汇报张传俊案,提交书面办案说明,以便于向副院长汇报和调查处理……”我再次提交《关于吕为锟律师代理张传俊申请再审案的说明》,根据要求承诺今后不上访并不指使张传俊上访,暂时过关,其实我和张传俊都从来没有上访。
   市中级人民法院内部资料中列出我的姓名,排在中央政法委上访人员名单中,我不知何故,可能是我在最高法院申请再审登记时使用了自己的身份证。
   再次见到钱庭长,我问:“上访事件查清了?怎样处理?为什么把律师的正常工作当作上访?”
   钱庭长答:“误会了!”
   五、再审结果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2011-2011
? Copyright ? 2011-2011,www.rz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 ? 足球best365_best365绑定邮箱_best365 提现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 鲁ICP备12020649号-1??? Power by 日照众智科技 www.web6789.com